傲宇阁 > 历史军事 > 天下安康 > 第1913章 司马之乱(下)
最新站名:傲宇阁 最新网址:www.yxqjccz.com
    对于宇文智及来说,司马德戡的兵变在意料之中又出人意料。他知道司马德戡对于明升暗降之事心怀不满,甚至也知道司马德戡一直在和元礼等人勾连,准备向宇文化及发难、夺权,但他着实没想到司马德戡的耐性会这么差。

    怎么着他也得等到了东都附近之后。

    宇文智及立刻便筹谋起平叛来。

    现在他和兄长刚完成弑君、夺权,威势在朝廷之中达到顶峰。这时候要发动兵变,绝对困难重重,应者寥寥。

    司马德戡能依靠的只有手中的旧部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御驾刚离开江都,大军都在船上,行动不便,御营的防御最为薄弱。一旦让司马德戡趁乱而动,直扑中军,还真有可能得手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在运河之上,船只无数,一旦开战,必然波及甚广,搞不好整个队伍都会崩溃。这对于宇文智及来说是得不偿失的。

    宇文智及一时也没什么好办法,只得秘密去禀报兄长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听说司马德戡要组织兵变,大吃一惊。他本就是个色厉内荏的人,这些日子主政,不过强压着性子,心中的慌乱难以鸣说。

    面对有可能将他掀翻的兵变,他第一反应竟然是要逃。无论如何,不能落得杨广那般下场。

    宇文智及只得尽力劝慰道:“兄长莫要担心,既然我们已经知晓司马德戡的动向,那碾死他不过如一只蚂蚁一般!

    “那就好!那就好!有三弟在,我一切放心!

    听到弟弟狠厉而又霸气的言语,宇文化及勉强松了口气。这些年,无论何事,他都习惯了听宇文智及的安排,虽然主政之后,身边已经多了不少人以备咨询,但最信任的仍是宇文智及。

    宇文智及在来的路上思虑了一路,心中想着还是不能大动干戈,以免造成恐慌。

    司马德戡不过是一个臭虫,怎么死都无所谓,但他们兄弟还得在关陇之中立足,至少有稳住军中关陇子弟。

    所以宇文智及准备来场鸿门宴,直接处置了司马德戡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办法也有难处。

    自司马德戡和宇文智及在朝堂之上,大闹一场之后,司马德戡便称病不出,这两日一直缩在自己的船上。虽然他暗地里四处活动,但明面上却是谁请也不去。

    此时无论以他的名义还是兄长的名义去请,都未必能请得来。若是一再坚持,还反而易使得对方生疑。

    只能请上一次,还得保证司马德戡必来,却是麻烦。

    这时一直不说话的宇文士及突然说道:“我们无论是谁去宴请他,即使他来了,怕是防备的也紧。这龙舟之上,就是设伏,也很难弄的全面,一旦让他走脱,便是个大麻烦!

    宇文士及作为宇文化及的弟弟,虽然官居极品,但一般这种场合很少说话。谁也没想到他突然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皆看向宇文士及。

    宇文士及便言道:“既然他不会来见我们,不若我去见他。我与司马德戡关系也不错,想来若是我去,他必会在船头迎接。这船只是他的地盘,他必然无备,则我带着人在船头动手,将其一举擒下!

    众人听了皆是一惊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也吃惊地问道:“此能行吗?”

    宇文士及则是问道:“兄长这是还有旁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哪有什么办法啊,只是听起来这办法实在太让人心惊肉跳了,能行吗?

    这时宇文智及便问道:“若是失手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宇文士及也没看他,直接说道:“我带着的人中藏着手弩,一旦失手,便将司马德戡直接射死在船头,必不让他存活。不过这也是最后的办法了!

    宇文智及点点头,这倒是个办法。

    “二兄要前去?”

    宇文智及不怀疑宇文士及的计划,但是却有些疑虑宇文士及为什么会主动请缨。这些日子以来,宇文士及跟个透明人一样,不发一言,没道理突然便要给他们效力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你去?”

    宇文智及当然不能去,若二人见面,司马德戡不直接杀了他。

    宇文士及一句话噎得宇文智及无言以对。二人本就关系不好,平日里连个客套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宇文智及被噎了一句,只得向宇文化及说道:“兄长,此策可行!

    听到宇文智及赞同,宇文化及虽仍觉得这计划实在太冒险了,但还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但愿能顺利!

    宇文士及回到自己船上之后,收拾一番,便带着几个人前去拜见司马德戡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司马德戡什么时候动手,所以此事当然是越快越好。

    宇文士及身边几人,都是宇文家的死士,俱是能战之辈。

    当初宇文述临死之时,以为宇文化及保不住家业,所以除了公爵之位,大部分的家产、家兵都留给了宇文士及。

    至于宇文智及,宇文述甚至临死的时候请求杨广杀了他,可见对这个儿子的不待见。

    司马德戡的船只在后军,与中军隔的很远。

    宇文士及乘着一支小船,一路穿水而行,到了司马德戡的座船前。

    “司马贤弟,士及前来拜访!”

    宇文家三兄弟,虽然性格、能力各异,但都学得了其父宇文述善于交朋友的本事。三教九流,皆有所交,倒是朋友遍天下。

    当然,仗着老爹的身份又是另一说了。

    正如宇文士及所料,他亲来拜见,司马德戡很快便出来迎接。一方面二人关系好;另一方面,他不知道宇文士及前来的目的,是不是替宇文化及来试探他的,所以得先给宇文士及一些面子,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“兄长如何前来?”

    宇文士及上了船,二人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宇文士及上前抓着司马德戡的手,相互问好。就在这时,宇文士及猛地一拉司马德戡。

    司马德戡一个趔趄,没等他站稳,宇文士及身后之人便将他给按住。

    这时司马德戡的亲卫想上前救援,宇文士及身后人一排手弩过去,放倒数人。

    “司马贤弟,让你的人别动,否则你脑袋就要掉了!

    “都别动!”

    宇文士及的人押着司马德戡便上了小船。

    司马德戡护卫倒是不少,却是投鼠忌器,眼睁睁地看着司马德戡被宇文士及给劫持走。
亚洲十大赌场排名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