傲宇阁 > 玄幻魔法 > 中式陪读 > 第637章 胡欢欢的急性焦虑症
最新站名:傲宇阁 最新网址:www.yxqjccz.com
    高飞一路追着问:“怎么办?胡来小姐不会复读吧?”

    叶帅此刻心乱如麻,他没有心思回答高飞的问题,他考虑的是,如果胡欢欢只能去上海一大,那自己该如何抉择?

    这也是每年出分之后一些痴男怨女要面对的大问题,男生不要江山要美人,女生不爱重点爱鲜肉的事情,不说多到数不胜数,也算时有发生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知道高飞跟叶帅不说话是在考虑什么,所以也没打扰。

    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高飞一回到家就打开胡欢欢的聊天窗口,洋洋洒洒几百字,把他们白天去胡欢欢家的情况说了一遍,还极力渲染叶帅的失落心情。

    等了好几个小时,晚上高飞扔了小说准备呼呼的时候,QQ突然来了个提示音。

    高飞迫不及待地打开一看,果然是胡欢欢回复的!

    胡欢欢写着:“高飞,我考砸了,没脸追随叶帅的脚步了,你让他好好去清北,我爸妈要我去上海,我跟他从此可能再无交集了!”

    高飞连忙说:“胡来小姐你考砸了也没关系,我跟你去上海!我照顾你,一直到你遇见叶帅一样的男生!”

    胡欢欢的语气听起来很失落:“谢谢你,但我可能再也找不到让我拼尽全力的人了!”

    高飞使劲浑身解数地劝了胡欢欢几句,他很想让胡欢欢开心起来,哪怕跟之前一样以骂他利用他为乐,他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但是胡欢欢,又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安市边上的黄莺度假村,以前是一个依山傍水的村落,后来被开发商嗅到了商机,拍下来大兴土木建了个度假村,里面有农家乐垂钓中心和造型别致的休闲区。

    后来开发商资金紧张,胡仲德便买了下来。易主之后,在度假村跟市区中间又弄了个游乐城。

    胡欢欢去度假村,那相当于从这个家搬到了那个家一样,换个地方休息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胡欢欢可没什么心情休闲,自打她理综估分之后,情绪就完全崩溃了,胡仲德吓得立刻安排胡太太将女儿带去度假村住,还特意托人找来心理医生全程疏导。

    早餐的太阳微微泛起一圈金色,洒在度假村南边的别墅上,整个别墅都披上一层金光,屋后竹林里传来几声鸟鸣,叽叽喳喳轻轻的,欢快地叫着。

    胡欢欢睁开眼睛懒洋洋地躺在床上,窗户玻璃上带着五彩缤纷的颜色都没能让她心情愉悦起来,她眉头微微皱起,眼神空洞无神。

    “欢欢,昨天晚上睡得好吗?”胡太太说着每天的套话,她期待女儿开心地回答:“太好了妈妈!”

    一开始来到这里,胡欢欢几乎日日以泪洗面,晚上也睡不了几个小时,头发也明显掉得很凶。

    这一切胡太太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。

    其实胡太太也有些心理准备,高考前她就让人把这边安排好了,就怕有这一出。

    知女莫若母,胡太太知道自己这个宝贝女儿从小就爱胡思乱想,何况这次还是高考考砸了!毫无疑问,就更加失魂落魄了。

    胡欢欢叹了口气坐起来答道:“还好,只是半夜又出一身汗!”

    “哦,这天是够热的!很正常嘛!”胡太太连忙宽慰女儿,生怕她发现自己心里或生理不正常,又得多想。

    “嗯嗯!”胡欢欢答了一句,慢慢往卫生间里走,心说:天再热,开着空调还能出汗?我妈把我当神经病了吧?

    胡欢欢坐在马桶上想着前一天高飞说的话,通篇都不记得一个字了,除了渲染叶帅的那几句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又忍不住哭了,她知道陈小丽肯定也考得不错,这样一来,就算她早已显示了主权,上了大学之后也不能跟叶帅有结果的。

    人家古人都说了,近水楼台先得月,向阳花木易为春!等他俩一进清北,天天耳鬓厮磨形影不离的,那爱情的火花不出三天就擦出来了!

    而她呢?她只能在上海二大的校园里驻足北望,天上偶尔从北京飘来几片云朵,形状都是陈小丽追逐叶帅的样子!

    胡欢欢在高考之前就想过这个结局了,那时候天天拼命学习,心里就经常想着万一呢?

    没想到,万一变成了现实!怎不叫人泪流成河!

    胡太太在外面等了半小时,心说别是便秘了吧?她连忙走近卫生间,轻轻敲门问:“欢欢,你是不是便秘了?一会喝点蜂蜜水!九点钟你刘阿姨要来看你了,抓紧时间!”

    胡欢欢上一段还没哭完,听到她妈的话,内心又增加了一份凄凉:什么刘阿姨,明明就是你们给我安排的心理医生!我没病,我只是非常非常舍不得叶帅的!

    看着女儿眼睛红红的走出来,胡太太忍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:“哎!欢欢啊,你年纪还小,别想太多了!高考失误说是人之常情,条条大路通罗马!虽然这次去上海二大,以后你大学里加把劲考到一大的研究生也可以!”

    “妈,您为什么不说加把劲考清北的研究生呢?是我不配嘛...”胡欢欢目视前方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胡太太急忙解释:

    “哎哟不是不是,绝对不是啊女儿,妈妈相信你有那个能力!不过,爸爸妈妈都希望你能在上海上学工作和生活,北京那边的冬天太干了,不适合居住呀!”

    时间还早,胡太太让胡欢欢去餐厅吃点东西,自己去客厅准备迎接刘医生。

    胡欢欢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情况,她满以为只是思念叶帅产生的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其实她患了一种急性焦虑症,刘医生一开始经常来跟她聊天,一连聊了三天才把胡欢欢从精神恍惚中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等情况稍微好一点,刘医生便改成定期过来了,她费了好一番功夫,才把胡欢欢从白天哭到黑的频率变成了一天哭一次,直至不哭。

    胡欢欢一边发呆一边吃着早餐,突然饭厅里出现一道白光,一会儿在桌上,一会儿在墙上,成功地打断了胡欢欢发的呆。

    飞来飞去的光圈是来自哪里呢?正想着,那道光又钻进了胡欢欢的眼睛。

    一下子胡欢欢眼睛都睁不开了,她眯缝着双眼,忽地站起来,计算了角度便往饭厅左边的大窗户看去。
亚洲十大赌场排名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