傲宇阁 > 玄幻魔法 > 农家娇娘 > 第509章 半疯半癫
最新站名:傲宇阁 最新网址:www.yxqjccz.com
    “前世的梦?改变人生?你在说什么胡话?”金梨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清楚我不是在说胡话!卑踩阋а狼谐莸乃档。

    “你恨我骗你,利用你,背着你和罗坤在一起!你恨我挑拨你和你儿子之间的母子关系,让你们母子反目成仇!你恨成为罗坤妻子的人是我不是你!”安茹不管不顾的说出这些骇人听闻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是疯了吗?”金梨面色惊讶。

    “金花语!你不要再装了!”安茹拔高了声音,尖利的让人心里发寒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是金花语,你为什么要来看我笑话?”安茹的嗓音又恢复如初,带着笃定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我不认识金花语,所以才来听听你会说什么!苯鹄娴。

    “你死不承认有什么用!你就是金花语!”安茹尖锐道。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想,回头我会让大夫来给你看看疯病!苯鹄娴。

    “你站!”安茹歇斯底里,神色癫狂。

    “我有证据!你是不是还和年家关系好?和年锦坤关系暧昧不清不楚?”安茹险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打听的清楚,年锦坤,我确实认识,他与我大哥是合作关系,我与他妹妹关系倒是不错!苯鹄嫔裆馔獾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再装了,你们就是一对狗男女!”安茹讥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人脑子有疾,您还是回去吧!”吴双厌恶的扫了一眼安茹,提议道。

    金梨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脑子才有疾,我说的都是真的!将来是四皇子登基!夜王爷虽然死了,但夜王妃根本就不是她!夜王妃后来与人偷情私奔,让夜王爷成了有名的大笑话!”安茹说完疯狂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金梨摇摇头,“回头你找人来给她看看病!

    “疯了不是更好?”吴双脸色难看道,这个疯女人!什么胡话都敢说!

    金梨笑了笑,“这种人还是清醒的好,她若是疯了,胡说八道的那些东西,反而容易让人当成真的!

    吴双闻言,忍着恶心和厌恶,吩咐,门外婆子给安茹请大夫。

    “小姐,走吧?”吴双催促。

    金梨来了一趟罗府,之前见过罗老夫人,才过来见的安茹,现在她打算去看看罗俊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巴结讨好罗!你知道他前世做了什么吗?”安茹怀着不好好意的笑,阴阴沉沉。

    彼时,金梨的一只脚已经跨出了门槛。

    吴双转身回去,接连两巴掌,扇的安茹扑倒在地,四颗牙齿随着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小姐是孝平乡君,是忠孝王妃,你觉得你们少爷有什么资格让她来巴结?”吴双冷漠道。

    安茹含着一嘴的鲜血,口中的疼痛比她心里的疼痛差远了!

    “金花语!你承认吧!你承认你就是金花语!”安茹歇斯底里的喊道,因为疼痛和牙齿漏风,她的话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金梨没有耐心再理睬直接出去了!

    “罗俊在你死后,扒了你的坟!让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安茹疯狂的笑。

    金梨神色不变的离开了,不过这次她没有再去看望罗俊。

    金梨主仆离开后,罗坤从内室里出来,脸色黑沉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说谎!她就是别人送给你的妾!她是个妓女!妓女!”安茹受不了现实的残酷,愤怒的高声的告诉他,她说的才是事实!

    罗坤狠狠的给她一巴掌!

    安茹又被打倒在地!

    这一巴掌将她的理智又打了回来。

    金梨没有上当!她不承认自己是金花语!

    可安茹肯定,金梨就是金花语,她肯定比她更早的做了前世的梦,所以才改变了自己的人生!

    她现在落到这个地步,肯定是金梨害的!

    “老爷!我才是你最爱的女人!”安茹在地上爬着抱住了罗坤的大腿。

    罗坤捏住了安茹的下巴,“你?”

    一声不屑的讽刺声,让安茹的火气拔高,“你明明就是爱我!为了我让金花语和你夫人斗的你死我活,给我腾位置!为了我,你默认活活饿死了她!”

    罗坤咬牙踹了过去,“你以为我眼瞎吗?你有什么地方让我看中?”

    罗坤不相信自己那么眼瞎,会把安茹看的比金梨重要!

    安茹在他眼里只算一个玩意而已!

    金梨却是他一直求而不得人,安茹算什么东西?跟金梨相比?她配吗?

    罗坤这些话都没说出来,但是安茹从他的眼神里面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报应!这是报应……”安茹哭着笑起来,目光狠狠的盯住他,“她报复了我,也肯定会报复你,还有你的独苗儿子!哈哈哈!你们都不会好过的!都会有报应的!”

    安茹歇斯底里的声音太过凄厉,罗坤再次狠踹一脚后,看都不看她一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安茹趴在地上,吐了好几口鲜血,神色麻木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记起前世的事?

    如果什么都不知道,她现在也不会这么痛苦。

    安茹躺在地上躬起了身体,巨大的悔恨让她生不如死的呻吟哀嚎。

    她宁愿疯了,就这么疯了,也好过这样痛苦的活着……

    明明前世她是赢家……

    罗坤气冲冲的离开后,脑子里却在不停的闪现安茹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金梨真的是金花语吗?

    她真的是他的妾室?还为他生了一个儿子?

    罗坤希望这些是真的,但又不希望是真的。

    如果安茹说的这些真的发生过,他又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安茹就对金梨那么无情?

    罗坤不相信自己会做出那么愚蠢的事!

    即便罗坤一遍遍告诉自己不可信,他还是让人去查了年家和金梨的关系。

    查出来的结果和金梨说的一样,金梨和年锦坤并没有什么暧昧关系,年锦坤和金梨的兄长关系反而更好,年锦瑶和金梨的往来要多一些。

    罗坤又去找安茹。

    此时的安茹已经疯疯癫癫,在屋里自言自语,说着那些前世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我为什么会对她不好?”罗坤来到她的跟前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爱的是我!你只爱我!你不喜欢金花语!”安茹不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跟我装疯卖傻!我最后问你一遍,是不是你搞得鬼?”罗坤了解自己,如果这里面没有其他事情,他不可能会让人活活饿死自己的妾室,这个妾室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在只有两个儿子,并且已养大的情况下,看在儿子的面上,他都不可能那么对待金梨!
亚洲十大赌场排名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