傲宇阁 > 玄幻魔法 > ;の曳阶宄 > 第十六章 圣子之争就考这个?(求月票)
最新站名:傲宇阁 最新网址:www.yxqjccz.com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都仿佛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甄士聪终于得救,泪眼朦胧地抬起头。

    就见和煦春风之中,一位一袭白衣,宛如谪仙一般的人物正从天而降,缓缓落入院中。

    那温润的眉眼,翩然的风度,不怒自威的气场,当真是让人心折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,还跟着青皇谷的掌脉真人,青松真人,青皇谷一脉的大天骄绿薇,以及另外两个不太熟悉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,自然便是之前在青皇楼内说话的王守哲,以及青松真人一众人。

    本来,王守哲几人正在开会,结果这边一会儿就闹出一波大动静,他们哪里还坐得?

    青松真人就不说了,他是青皇谷的主人,椿老和桃红玉一醒过来,他就通过本命灵植变异青松知道了,自然要过来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王守哲作为王璃仙的主人,和王璃仙神魂相连,气息相通,自然也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对。

    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幕。

    太好了!呜呜呜~~他终于有救了!

    甄士聪流下了激动的泪水,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仙儿,怎么回事?”王守哲扫了眼一片狼藉的永春园,眉头不知不觉就拧了起来。这破坏得,可真够彻底的。

    “爹爹……有坏人,仙儿打坏人!蓖趿煽甲拔薰即裟。

    “宁晞,你来说!蓖跏卣馨诹税谑。

    他压根就不信璃仙的话。随着这丫头心智渐开,已经是越来越调皮捣蛋了,愈发不省心了。

    他才离开一会儿,就闹出了那么大动静。

    “老祖爷爷!蓖跄䲡勆锨肮笆,“这事儿不怪祖姑奶奶!

    他本就是细腻的性格,当下便有条不紊地把事情说了一遍。不过,在言辞之中他还是维护了一下王璃仙。

    王守哲眉头一皱:“虽然事出有因,可璃仙未尝不是故意借机闹事,想要借此扰乱课堂,逃避学习。这也是她惯用的伎俩了。此风不可涨,必须要罚!

    说罢,他手一扬,手中多出了一根长有剧毒倒刺的藤蔓长鞭。、这是王守哲耗费了不少功夫,不断改良,专门研究催化出来针对王璃仙的【璃仙专用惩戒之鞭】。

    这其中有一种剧毒,可直击神魂,连璃仙都会感觉吃痛。

    王守哲也是没办法,换做寻常的鞭子,就算自己抽断了手璃仙都是不痛不痒,还在那里笑嘻嘻的,根本起不到威慑作用。

    一见到此物,王璃仙顿时枝条猛颤了起来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,爹爹怒了!

    “老祖爷爷息怒!蓖跄䲡劶泵σ舶镒湃,“祖姑奶奶考试其实还算认真,只是容易被外界事物分心!

    “哼,这是她一贯的老毛病了。再这样下去,何时才能毕业?”王守哲神色不善地瞅着璃仙,“你是主动跟我走,还是要我动手?”

    “我,呜呜~爹爹,人家错了,呜呜~我一定好好学习,不分心,不闹事了!蓖趿晌匚匮恃首,却还是迈开树根,老老实实地跟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“哎哟,你这臭小子,还敢教训仙植大人?”大椿急了,急忙挡到了璃仙面前,气势汹汹道,“你你你,你要是敢打仙植大人,老夫就和你拼了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大椿前辈吧?”王守哲冷着脸拱手道,“我敬您是前辈,但这是晚辈的家事,我揍自己女儿,与前辈无关!

    大椿一滞。

    人家揍女儿那般光明正大的理由,他还真没办法插手。

    就在大椿愣神间,王守哲已经一把拽起王璃仙,拖到了偏僻的小屋子里。很快,里面就传出了王璃仙的叫声,哭声,求饶声,声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两刻钟后。

    课堂重新恢复了秩序。院子里,坑坑洼洼的地面已经被重新抹平,桌椅板凳也都被重新放好。王宁晞该讲课讲课,大家该刷题的刷题。

    便是连姚成超和那条变异小绿蛇,也都老老实实地认真听讲和学习。

    王守哲那家伙太凶残了,怒起来连在外人面前牛叉到不行的王璃仙,居然都被收拾得服服帖帖的?膳,太可怕了~

    至于甄士聪和于念云,也没能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因为王璃慈向四叔充分表达了两人“学习”“投靠”的决心,王守哲颇感欣慰,就破例给他们俩加了两套桌椅,分了两套试卷。

    两人很“顺利”地成为了痛苦学习小分队的一份子。

    课堂不远处。

    由青松真人做东,几人重新摆好了茶阵。

    至于参加茶话会的人,则从原来的五个,变成了七个。大椿和桃红玉赫然在列。

    其中大椿对王守哲怒目相向极不友好。而桃红玉,则是上下打量着王守哲,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时间,气氛很是微妙。

    “守哲,我与你介绍一下,这两位是‘大椿’前辈和‘红玉’前辈!蔽朔乐罐限,青松真人熟练地打起了圆场,“两位前辈,这位是守哲,是咱们青皇一脉的记名亲传,刚接受了《青皇真法》的传承!

    虽然守哲的传承是花钱买的,但是毕竟和众人众树都是一脉相承,天然就是自己人,青松真人也是将他当做徒孙辈看待的。

    “守哲见过椿老,红玉前辈!蓖跏卣苷獠耪接胨羌,一举一动皆是风度翩翩,气度斐然。

    “哼!原来你也是青皇谷的小辈!贝蟠恍奶哿,对王守哲怒目相瞪,“仙儿是何等尊贵的存在,你你你,你竟然对她下如此毒手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浑身气势爆发,一股强横的威压已经笼罩向了守哲。

    那威压浩瀚苍茫,强势无比,竟仿佛能从中感受到时光的流逝,植物从发芽到结果,从生到死的轮转,让人由衷地生出敬畏之情。

    王守哲“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换了一般的紫府境强者,面对神通境巅峰强者的威压,怕是早就脸色煞白了。不过王守哲在家里时不时就要接受一下隆昌大帝威压的“洗礼”,早习惯了,倒是没太大感觉。

    反倒是这椿老威压的特殊性,引起了他的好奇。因为他竟然在里面感受到了一丝时间法则的雏形。

    时间法则,可是十分罕见而强大的法则。

    不过,椿老就算涉及到时间法则,所掌握的也仅仅是一丝皮毛。否则,也不会被困在十阶巅峰而难以晋升。

    倘若是真正掌握时间大道的灵植,至少也得是仙种。

    “喂喂,那个老爷爷树你干什么呢?!不准欺负我爹爹!”课堂上,正在埋头刷题的王璃仙忽然一个激灵抬起一根枝条,怒气冲冲地“瞪向”了大椿,“要不然我和你没完!

    虽然刚刚遭到了爹爹的毒打,那也是因为她有错在先。爹爹教训女儿,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也是父爱如山的一种体现。

    做女儿的,岂会真的怨怪爹爹?

    “好吧,仙儿小姐!贝蟠槐砬橐恢,心里委屈不已。

    他这可是再替仙儿小姐出气,谁知道仙儿小姐不领情不说,居然还反过来骂他。他这可真是“猪八戒照镜子”——里外不是人。

    可惜,就算再委屈,还是仙儿小姐的意见比较重要。

    大椿不情不愿地收起了威压,却还是气鼓鼓地瞪着王守哲,一副“老子是看在仙儿小姐的面子上,才不跟你计较”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仙儿,你自己专心学习!蓖跏卣芡系爻馍,“不准胡乱分心!

    “是,爹爹!蓖趿杀幌诺靡患ち,忙不迭继续专心致志刷题。

    爹爹当然是疼爱她的,只是在学习和教育上,也绝对不会放松。她可真是太难了~

    见状,大椿又是被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咱们家仙儿小姐真是太委屈,太可怜了,竟然摊上这么一个蛮不讲理的爹。

    青松真人在旁边看得好笑。

    大椿堂堂一棵十阶灵植,跺一跺脚都能让地板震三震的神通境巅峰大佬,居然愣是拿王守哲这一个紫府境初期的修士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当真是一物降一物。

    倒是桃红玉,她虽然也很在意仙植,但自从王守哲出现,她的注意力就偏移到了王守哲身上。就连座位,都特意挑了靠近王守哲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轻轻耸动着鼻子,仿佛从王守哲身上嗅到了某种特别的气息,登时就笑得娇媚如桃了起来:“原来是自己人啊,难怪身上的气息如此亲切,如此熟悉。对了,守哲你有本命灵植么?”

    “仙儿就是我本命灵植!蓖跏卣苋缡祷卮。

    “啊~这可真是太遗憾了!碧液煊衤骋藕,随即又是娇羞地说道,“那你介不介意再多一个……普通灵植?我的上一任主人已经过世好几百年了,一直未曾找到合适的新主人!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忽的反应过来,又补充道:“对了,我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灵种红玉灵桃树,只要环境合适,我能三十年一开花、三十年一结果、三十年一成熟!

    “一次性可结百多只红玉灵桃,每只灵桃都有疗伤、补气血、些微改善血脉资质和寿元的效果,可自家用也能对外出售,正常的年景,每颗红玉灵桃大概能卖到三十几万乾金的样子!

    这红玉灵桃很强啊~

    王守哲已经迅速计算了出来,有这一棵红玉灵桃树在,平均下来就相当于每年产出三十万乾金的样子。

    对王氏来说,三十万乾金的确不是很多,但是平均每年能出产三十万,这其实已经是一笔不错的产业了。

    换做一个普通的七品世家,只要拥有这么一株红玉灵桃,哪怕其他方面的产业很弱势,也能渐渐地强盛起来,逐渐积累出向上晋升的资本。

    而且,身为一株九阶灵植,哪怕打架再弱,那也是九阶啊。即便是三品世家拥有这么一株红玉灵桃,也算得上是镇族灵植了。

    当然,你首先得有一个优秀的聚灵阵环境,才能养的住红玉灵桃树,寻常世家是不太可能有这等环境的,而王氏恰恰有一座非常不错的大型聚灵阵,容纳红玉灵桃树完全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见王守哲居然在那认认真真盘算,青松真人顿时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心惊肉跳地说道:“红玉前辈您不要这样子。您可是青皇谷的镇脉灵植,怎么可以随意追随旁人呢!

    “守哲可不是旁人,他不也是修炼了青皇真法么?”桃红玉认真地辩驳道。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可守哲毕竟是世家之主,财务和归属和咱们青皇谷是分开的!鼻嗨烧嫒宋弈蔚厮档。

    先前他已经感觉陇左学宫的长春谷,都快要变成王守哲的了。现在看来,情况之恶劣犹要超出想象啊,守哲那家伙是来掏青皇谷家底儿的么?

    “青松小子,你这话可就不对了!贝蟠晦圩藕胪系嘏赖,“我们几个老家伙,的确是跟随过青皇谷历代谷主,念在昔年主人的情分上,以及青皇谷提供的优渥环境上,我们才留在了青皇谷,但不代表一辈子就卖给了青皇谷!

    “何况这么些年,我们也是用本命大神通一直在为青皇谷作出贡献。就那老夫的大神通【春华秋实】来说,可是为青皇谷催长了多少灵药灵谷灵果?咱们这可是双赢的结果!

    “我们当年是答应过主人要庇护青皇谷,可没有道理一辈子就被绑架在青皇谷。我们本就是自由的,想要离开,难道还要被视作叛徒么?”

    “是是,椿老教训的对。您当然是有离开的自由。不过,念在青皇谷一脉先辈的份上……您老总不能直接撒手吧?”青松真人额头滴汗,都快要维持不住潇洒随性的气度了。

    若是桃红玉走,那对青皇谷来说至多就是损失巨大。但倘若大椿要是走了,青皇谷的根基那可就直接没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青松小子你放心!贝蟠凰档,“我也知道青皇谷建立根基不容易,自然不会随便撒手。不过,既然仙儿小姐已经出世,又命运多舛地跟了一个不靠谱的爹!

    说着,他忍不住又瞪了王守哲一眼,这才继续说道:“小姐身边总要有人照顾她的,不然我实在不放心。不如这样,我的本体就留在青皇谷中,化身就留在仙儿小姐身边;に沙。就这么决定了!

    “椿老这个主意还不错!碧液煊褚彩窃奚,“我也将化身留在守哲公子,不,仙儿小姐身边吧。我最擅长烹饪各种灵植凶兽,保证能把他们父女两个养得珠圆玉润!

    “这……倒是一个好主意!鼻嗨烧嫒怂淙话侔阄,但是两位灵植前辈话都说到了这份上,他也明白已经没有了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算了~只是被拐走了两个分身而已,总比连本体一起被拐跑了来得好。

    他强撑出一个笑容,表示非常赞同椿老的主意。不过私底下,他却是对王守哲投去了一个忿忿的眼神。

    守哲这小子,就是个灾星啊~~刚掏空了长春谷,现在又要来掏空青皇谷么?

    他现在只求圣子之争赶紧开始,然后赶紧结束,届时守哲这小子就能滚蛋了。

    对于事件这出乎预料的发展方向,王守哲也是很无语。

    他明明什么也没干好吗?怎么突然之间璃仙就多了一个“老仆”和“专职厨娘”。

    很快,永春园补习班就变成了如下画风。

    王璃仙在“奋笔疾书”地刷着题。

    自认为是“守护者”的大椿则是站在她身侧,拿着一把扇子替她扇风。

    甭管她热不热,鼓励伺候她读书的样子还是得拿出来的。

    就算他对王守哲意见很大,也是觉得仙儿小姐的确应该好好读书,争取当一棵有文化的仙灵之树。

    毕竟,多学点知识,才不容易被骗。

    他的传承记忆之中依稀有一些模糊的记忆。在久远的过去,有一些仙灵之树就是因为懵懂无知,不懂得人类的知识,才在人类手上吃了大亏的。

    而专职厨娘桃红玉,则是烹饪好了点心,调配好了果汁在一旁鼓劲:“仙儿小姐,你一定要努力啊,咱们争取三十年内从王氏族学毕业!

    “正所谓,‘辛苦三十年,受益十万载’,‘不苦不累,族学无味。不拼不搏,等于白活!裉於嘁环莺顾,明天多十分收获!蚁嘈,您一定可以的!

    桃红玉的嘴皮子很溜,一声声鸡汤味儿十足的口号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在两树的伺候下,王璃仙一面拼搏,一面时不时用树根触须卷起身边的点心,果汁,烤肉等补给品,用吸收的方式大快朵颐着,就连枯燥的刷题日常都变得没有那么痛苦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王璃慈和蓝宛儿眼巴巴地看着她,都已经快被馋哭了。

    好在王璃仙是一棵讲义气的树,偷偷用枝条给她们卷了些烤肉美食。为了贿赂老师和老师媳妇,王宁晞和上官凌波也是有一份的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……呵呵~

    姚成超,小绿蛇,甄士超,于念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刷题就已经很痛苦了,为什么还要这么折磨他们?

    努力的日子,总是过得飞快。

    一眨眼,时间就过去了数个月。

    在圣地九脉其他各脉的联合敦促下,当代圣地之主姜震苍终于扛不住汹涌的“民意”,正式宣布隆重的圣子之争开启。

    很快,磨刀霍霍的众脉成员,就齐聚到了凌云圣山之上。

    凌云圣山是一座十分雄伟的山峰,位于整片凌云山脉之中接近中央的位置。峰顶有积雪覆盖,峰腰上则是灵雾缭绕,有灵禽飞舞,有仙宫玉阙若隐若现,看上去仙气盎然,十分有仙家圣地的气魄。

    凌云圣殿,便位于这凌云圣山的山顶处。

    大概是为了兼顾大众审美,跟各显神通,有时候甚至显得有些奇葩的其他各脉比起来,凌云圣殿的外表显得相当的中规中矩,除了一个“仙”字,没有别的太出奇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,单单是这圣殿周围浓郁的灵气,以及那圣殿后方若隐若现的七彩霞光,便已经足够让人震撼。

    在七彩霞光的笼罩下,整个天地间的法则都仿佛受到了牵引,变得清晰起来。让人感觉仿佛下一刻就会顿悟一般。

    据传,这是当年圣地开创者凌云真君闭关悟道,突破至凌虚境中期之地。

    据传,那七彩霞光便是他当年所留。

    据传,若是有大机缘大悟性者,或许能在这七彩霞光之中参悟出诸般大道,凭此窥破凌虚之秘,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当然,传说只是传说。反正,到目前为止,也没见谁真的从这霞光里参悟出什么大道来。

    给王守哲、姚成超这些围观看热闹的客人稍微解释了几句,姜震苍便直接带着人去了试炼殿。

    试炼殿位于凌云圣殿侧面,一处不起眼的偏殿之中。

    这处偏殿常年处于封闭状态,周围还布了严密的阵法,杜绝任何窥探,只有每一次圣地之争的时候才会打开。

    因为上一次圣子之争距今已经有三千多年,当年的老人早已一一逝去,以至于到了如今,除了作为圣地之主的姜震苍,根本没有人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随着姜震苍的到来,试炼殿外的阵法自动打开。

    王守哲站在姜震苍身后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就见试炼殿的大门乃是用金属铸成,呈现出银白色的磨砂质感。大门表面用绿色的不知名颜料描绘着玄奥繁复的图腾花纹,还有复杂的铭文篆刻其上,看上去十分的复古,充满了浓浓的神武皇朝风格。

    姜震苍伸出手按在试炼殿的大门上,澎湃的玄气涌入,大门上那些复杂的铭文当即一一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尘封的大门缓缓打开,露出了里面的真容。

    王守哲隔着姜震苍的肩膀往里瞅了一眼,整个人瞬间一滞,难得露出了几分懵逼的表情。

    休眠舱?

    只见房间对面正对着他们的这个方向,赫然靠墙竖着一排溜形似蚕茧的金属舱室。那形状,那材质,那结构,不是科幻小说里经常出现的休眠舱是什么?

    这浓浓的科幻风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王守哲愕然之余,忍不住又向其他方向看去,发现整个试炼殿其实是方形结构,左手边是一个占据了一整面墙的巨大水晶幕墙,右手边则是好似阶梯教室一般的成排金属座椅,看上去跟电影院莫名的神似。

    正前方和门口左右靠墙的位置,则都是联排的科幻风休眠舱。

    这个画风看起来,好像很不对劲的样子。

    王守哲心中生出了一些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除了王守哲之外,其余各脉大佬和弟子们的反应倒是十分正常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们对这些守哲“很眼熟”的东西十分陌生,而且还一副觉得很新奇,很震撼的模样。

    姜震苍以一种充满了“情怀”的眼神扫视着那些“休眠舱”,仿佛在回味当初自己赢得圣子之位的峥嵘岁月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才回头,脸色微微骄傲道:“诸位,这些都是神武皇朝时期的神奇炼器产物。参与圣子之争的准圣子准圣女只要躺进那些‘茧舱’里,意识就会进入另外一个虚拟的世界!

    “那里的时间流速跟外界不同,而且背景可以人为设置,不需要流血,不需要复杂的过程,就可以模拟出战争,势力,恶劣的环境等等细节,人为设置出各种考验点,以此来评估准圣子准圣女们在指挥,魅力,机缘等等各方面的能力!

    “这对于他们来说既是考核,也是一种锻炼。哪怕是神武时期,都是用来训练和考核各种军官的作战能力的利器!

    其他所有人都是震撼莫名,忍不住用一种仰望的表情看着那些东西。

    想不到这世上还有如此神奇之物?神武皇朝果然了不起。

    王守哲却是一扶额头,颇为无语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!

    刚才那不祥预感的来源已经明确了。这些东西不就是风靡一时的网游小说中的全息游戏仓么?

    圣子之争就考这个?比谁打游戏厉害?这也太儿戏了吧?

    王守哲的心中忍不住冒出了一连串质疑的问号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就是神武皇朝训练和考核高级军官的全套设备么?没想到,凌云圣地竟然也有一套!奔嗍豆愕慕窃ㄒ彩俏⑽⒂行┱鹁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!蓖跏卣苄闹幸欢,拱手问道,“你知道这些东西的来历?”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,我们仙宫也挖到过两个培训学院的遗迹!苯窃ㄎ⑽⒂行┑靡,“虽然那俩个遗迹已经在战争中损毁,可还是挖出了不少文献,以及一套放置在地下库房中的备用军事模拟训练考核设备,我们仙宫现在还用着呢。这东西挺好玩的,可惜就是每开启一次耗费的仙晶太多,需要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参与一次!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多谢兄台!蓖跏卣芨屑ば欣,心中却是琢磨了开来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倒是他王守哲小瞧了这套设备。虽然画风一言难尽,可若是利用得好,未来去军官学院报名时,应当能发挥些作用。

    要不然,等圣子之争结束之后,找姜震苍商量商量,看能不能借来用用?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姜震苍疑惑地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奇怪,他怎么觉得背后有点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他自是不知道,距他只有一米之隔的王守哲这会儿正捉摸着怎么薅圣地的羊毛,并且这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琢磨出了十套八套方案了。

    ……
亚洲十大赌场排名榜